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吾的小说 > 轻小说 > OVERLORD > prologue

OVERLORD prologue

作者:丸山くがね 分类:轻小说 更新时间:2019-10-02 19:02:34 来源:亲小说

第九卷 破军的魔法吟唱者 prologue

台版 转自 天使动漫

图源:真妹控

扫图:linpop

录入:大A身着吊带袜

吉克尼夫•伦•法洛德•艾尔•尼克斯──帝国独一无二的至高君主──人称鲜血皇帝,备受畏惧的青年回想著自己的演技有无任何瑕疵。

他有自信刚才的笑容与态度能让对方抱持好感,万无一失。

贵族都很擅长这种心机,尤其是身为皇帝,自幼就被灌输这类知识的吉克尼夫,这方面更是高超到没人能一眼识破。在那些客人的眼里,吉克尼夫一定像个温柔爽朗的青年。

舒缓对方的心情是很重要的。

以猜疑包裹自己的人,内心不易观察。然而只要以信赖与好感作为丝线加以操纵,将猜疑的外衣一件一件脱去,对方的内心就等于毫无防备。当然,这些诱导手段都会巧妙隐藏在绅士真心欢迎般的笑容底下。

绅士吉克尼夫接待的对象──是骑著龙(Dragon),突如其来闯入皇城的两名黑暗精灵(Dark Elf)。

他还是头一次遇到外貌与力量如此不一致的人。

手持法杖的小女孩引发的地震惨剧,造成了一百七十名死者。详细清单为:近卫兵四十名、骑士六十名、魔力系魔法吟唱者(Magic Caster)八名、信仰系魔法吟唱者八名。此外还有一人──被害之严重令人瞠目结舌。

这些骑士负责守卫皇城,虽然是精英中的精英,但还算能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损失。以冒险者的等级来说,算是一群银级战士。国内在培训后进上投注了相当大的心力,这种等级的骑士今后仍不虞匮乏。

再来是近卫,他们是帝国将来不可或缺的顶级精英。一次失去半数能与金级冒险者匹敌的人,损失相当惨重。而且他们的装备,是动员了帝国魔法省众多魔法吟唱者,耗费大量时间打造的魔法武器与防具,比相同重量的黄金更有价值。

最惨重的损失是最后这一人,帝国最强骑士之一「不动」纳札米•艾内克。本人说自己只是模仿以前见过的战士,不过由于他采取的是双手持盾战斗,重视防御的战斗风格,因此在帝国最强的四位骑士当中,又被称为「最硬骑士」。

在这个世界里,个人勇武能胜过数百名士兵,强悍战士的死亡可不只是单纯损失,即使说帝国的军事力因此一口气下滑也不为过。

老实说,吉克尼夫恨不得能泼盆水把对方赶走,但他当然不可能对杀人不眨眼的强者这样做。他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故意想展示力量,总之刚才只能用笑容欢迎这些不速之客。

不过,自己也不会一直挨打。吉克尼夫紧盯眼前的两个小孩,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

从一点无聊的小细节,都能看出很多资讯。

吉克尼夫的感觉相当敏锐,曾经藉由飘散著相同的辛香料气味,看穿为自己竭尽忠诚的贵族,其实暗中勾结敌对贵族。这次他也试图眼尖地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服装──

容貌──

(话说回来……)

作为安兹•乌尔•恭的使者闯入皇城的黑暗精灵小孩,五官生得相当端正,可以想像将来一定会受到异性青睐。

(那种娇小纤细的体格,还有千变万化的表情,怎么看都只是普通的小孩。一无所知的人听到他们是使者,不管是谁都只会苦笑吧。)

背负著国家命运的使者──外交官必须具备多方面的资质,其中外貌也是个重要条件。外貌不合使命的人,有可能使母国蒙受损害。

安兹•乌尔•恭应该也明白这一点,但他却送来了可能遭到轻视的黑暗精灵,究竟有何意图?

吉克尼夫绞尽脑汁,冥思苦索。

(有可能是……示威行为。先派来定会遭到轻视的使者,再行使武力威吓我方。与一开始的印象落差越大,对我方造成的冲击也就越大……但若是如此,骑著龙闯入皇城岂不是适得其反?因为龙就足以震服众人了……还是说他们那边只有这两人堪任使者?或是有其他的──可恶,我猜不透对方的目的,情报还太少了。)

脑海中浮现几个想法,又像泡沫般消失。

(首先最优先的事,是收集对方的情报。没有情报什么都免谈。再来是测试会让对方感到不快的底线。只有蠢材才会激怒对方,让谈判决裂。)

首先,吉克尼夫必须确认他们来找自己的理由。

这两个黑暗精灵说:「皇帝送了一些没礼貌的家伙到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来」,并在中庭引发了一百多人瞬间丧命的惨剧。他们这样做是基于有凭有据的情报,还是只是想套话,这点吉克尼夫必须看个清楚。

他们所说的「没礼貌的家伙」从时机来想,应该是指那些工作者。如果是这样,下指示把他们送过去的的确是吉克尼夫没错。但吉克尼夫可是用了层层计谋,在不露出任何马脚的状态下,将他们送进去的。

他们──安兹•乌尔•恭是怎么看穿己方计谋的?根据这点,己方也得采取不同态度。

(既然他们说是以使者身分来的,那么应该有机会可以抓出一点情报。我必须观察对方的每一个小动作,解读出他们的目的才行。)

隐藏在两人背后的,是认同他们擅闯其他国家,以武力要胁国君的存在。任何一点判断错误,都可能直接威胁到生命安全。

他可不希望对方再引发一场地震。

吉克尼夫将意识转向墙壁另一头的房间。

本来他应该会让大量近卫兵在隔壁房间待命,并且让几名近卫兵在这个房间一同出席,但他今天没这么做。就算找来五十名近卫兵挤进房间里,遇上这两人也只能白白送死。因此只有五人与自己一同出席。

首先是帝国四骑士之一「雷光」巴杰德•佩什梅。接著是帝国最强的大魔法吟唱者夫路达•帕拉戴恩。最后是优秀能力受到吉克尼夫赞赏的三名秘书官。

另外,他命令近卫队在中庭挖掘地裂痕迹。

他知道把尸体挖出来也没有意义。

帝国没有人能使用复活魔法。帝国的精钢级冒险者没那么大的能耐,神官们也一样,附近地区只有王国与教国有人能使用复活魔法。

即使如此他仍然下令回收尸体,纯粹只是因为舍不得他们装备的魔法道具。除此之外,替部下们收尸并加以厚葬,也能有效维持将士们的士气。

「来,使者阁下特地自远方而来,不妨先润润喉如何。我还让人准备了小点,不嫌弃的话请尽情享用。」

吉克尼夫摇响了手铃,在外头待命的女仆们静静地走进房间。将近二十名女仆,每个人都端著擦得亮晶晶的银盘。

受过重复训练的女仆,动作原本既俐落又优美。

然而这些令吉克尼夫暗暗自豪的女仆,平常整齐划一的完美步伐,今天却有点紊乱。

正因为原本完美,乱掉的脚步也就格外显眼。

(怎么了?她们至今服侍过各种使者,从来没这样过啊!是受到什么魔法的影响吗?)

吉克尼夫凭著意志力,阻止自己伸手去握藏在衣服底下,挂在脖子上的徽章。这个徽章要偷偷带著才有效,要是被对方知道自己装备著这种道具,只会造成反效果。

当女仆们的视线在两名黑暗精灵的身上摇曳时,吉克尼夫知道她们为何如此失态了。

(啊,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是被这两人的容貌震慑到了吗。我很能体会你们的心情,但是……蠢货,别让我丢脸啊。)

不过亲眼看到那两人的相貌,还能只有这点程度的动摇,或许反而值得嘉许。

女仆们在所有人面前放下饮料与甜点,行礼之后就离开了房间。

「来,请用。」

「喔。」

黑暗精灵男孩一脸无趣地拿起玻璃杯。

这是以澄澈玻璃加上细致雕饰做成的精品。

吉克尼夫并不喜欢这种精雕细琢的玻璃杯,但不喜欢不代表没有。款待使者时端出的餐具等用品可以显示帝国国威,也证明了使者对帝国有多少程度的重要性。

黑暗精灵男孩喝了一口饮料。

(毫不犹豫就喝了啊……不怕饮料下毒,是因为有用魔法做预防吗?还是他判断我方没有那种企图?……或是有其他理由?嗯,那个女孩也是毫不犹豫就喝了呢。)

「不怎么好喝呢,而且好像也没什么特殊效果。」

男孩所言让吉克尼夫一瞬间有股新鲜的惊讶感。

没有人敢对吉克尼夫这样讲话,从他小时候就是这样。

惊讶之情消失后,他开始有点恼火,觉得这小孩子真是傲慢无礼。不过他不是笨蛋,不会把这种态度写在脸上。

「真是抱歉。」吉克尼夫对男孩笑笑:「若你愿意告诉我你喜欢哪种饮料,我下次会准备的。」

(──他说的特别效果,是指毒素吗?他本来就认为饮料里有毒,故意喝的?这句话到底有什么含意?)

「你们不可能准备得了我喜欢的饮料吧。」

「姊……姊姊,这……这样太没礼貌了啦。」

「嗯,是喔,会吗?」

(姊姊?原来不是男生,是女生啊。她们不是兄妹,是姊妹吗?)

经她这么一说,看起来的确像是女孩。

(为什么……要穿男装……不,也许是为了方便活动,才故意选这种衣服。这个年纪的小孩总是比较中性。这样说来,那边那个小孩该不会是男……不,都穿那种衣服了,再怎么说也不可能是那样吧。不过……妹妹好像比较乖呢。)

吉克尼夫思索著能否把手持法杖的女孩拉进自己的阵营;或是让她居中调解,让局势变得对帝国有利;然而目前对方的情报不足,想不到什么良策。

更何况,可别忘了这个看似乖巧的女孩,才引发了那场恐怖的杀戮行动。随便招惹这种人,等于是把手伸进沉睡的龙嘴里。

(还是需要情报。我得赶紧想出办法,看穿对方的企图才行。)

「那么使者阁下,首先,我刚才已经报上过名号,容我重复一遍吧。我是巴哈斯帝国的吉克尼夫•伦•法洛德•艾尔•尼克斯。我已经知道了菲欧拉阁下的大名,那么可以请教你的尊姓大名吗?」

「那……那个,呃,我叫马雷•贝罗•菲欧雷。」

「谢谢你,菲欧雷阁下。那么,刚才菲欧拉阁下说过:『安兹大人很不高兴。所以如果你们不来道歉,我们就要毁灭这个国家』,你的意思是要我亲自前往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谢罪吗?」

「这还用说吗?」

讲得很简短,其中却暗藏著冰冷的情感。

亚乌菈这个黑暗精灵眼中本来就不带一点温情。从中只能感受到人类看虫子时的感情。

问题的重点就在这里。

实际上,对方所说的是事实没错,那么己方应该承认多少事实?而对方又是从哪里得知这件事实的?若是平常,吉克尼夫会先花言巧语一番将使者送走,然后采取行动收集情报,但不知道对方吃不吃这一套。结果还是得试探对方的底线,否则情况于己不利。

「对了,是安兹•乌尔•恭阁下亲自命令两位前来我国的,没错吧?」

亚乌菈与马雷都露出不解的表情。

「是啊……那又怎样?」

「不,我只是想确认一下。」

吉克尼夫开始思考。

安兹•乌尔•恭究竟是何方神圣?黑暗精灵、坟墓、龙,没有个统一感。这些要素之间有什么共通点?

会不会是生活在都武大森林的黑暗精灵,迁徙到草原上的坟墓了?而龙则是黑暗精灵的族长安兹•乌尔•恭役使的魔物。

吉克尼夫将这些妄想赶出脑海。

(……故事让那些吟游诗人(Bard)去创作就行了。从收集到的情报中导出正确解答,才是我的职责。)

他只知道对方用了某种手段收集帝国内部的情报。这表示对方拥有相当惊人的情报网络?还是说──

(──安兹•乌尔•恭是个擅长分析情报的人物吗?如果是这样,我必须确认一下。)

「也是恭阁下命令两位骑著龙踏进我们皇城的?」

「是……是的,是安兹大人命令我们的。」

「原来如此……是这样啊。」

「干嘛从刚才就一堆怪问题?你到底要不要来道歉?不来就讲清楚,我会回去禀报安兹大人,然后再回来毁灭这个国家,就这么简单。」

有句话说「不入龙巢,焉得龙蛋」,意思是不冒险,就别想得到巨大的成就或功名。

吉克尼夫听从这句教诲,下定决心踏出一步。

「当然,我会诚心诚意去谢罪的。我不记得自己有派任何人前往称为纳萨力克的地方,但有可能是我的属下擅作主张。下级犯错,上级必须负责。」

吉克尼夫的眼角余光看到三名文官睁大了眼睛,夫路达则是点头,表示回答得很对。

「喔,知道啦,那你跟我们来吧。」

「等等,去是可以,但我好歹也是统治帝国的君主,不能突然离开国内。这样吧,给我个两三天──」吉克尼夫观察对方的表情,确认这个数字还不至于触怒对方。「──用来处理紧急事项,然后再加上诸多准备,还有送给恭阁下的礼物等等,加起来大约十天──」

「──十天?有点太久了吧。」

「只要有十天,就能准备还算像样的礼物。总不好赠送一些无聊礼品,失了礼数吧。况且我也得调查这事本来该谁负责。帝国很大,调查起来会花不少时间。」

「礼物啊……」亚乌菈边说边陷入沉思,身旁的马雷开始不安起来。

(原来如此……听到要准备礼物送给恭就感到犹豫,可见她对主人抱持著相当大的敬意。从这一点下手,或许还能再争取到一点时间。)

吉克尼夫正要开口,但亚乌菈比他快了一步。

亚乌菈带著满面笑容,用开玩笑的口气说:

「逗你的啦。安兹大人本来就要我叫你立刻过来,不过没有指定正确时间,所以『立刻』指的是几天后,就看你怎么想喽。」

吉克尼夫巴不得能向早已看穿自己想法的安兹•乌尔•恭啐一口口水,同时确定他在斗智方面也是个强敌。

(他是用「立刻」这个字眼,想看看我会多赶吗?真是服了你了,安兹•乌尔•恭,连谈判都有一套啊。想不到他已经预料到这段对话了,可见一定相当有智慧。)

「我说啊,你干嘛都不说话?」

听到亚乌菈冷冰冰的声音,吉克尼夫才发现自己不小心陷入了思考迷宫。

「呃,没有,失礼了。我只是在想时间有限,可以准备什么样的伴手礼……」

「是喔。好吧,没差。那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你什么时候才要到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来拜谒安兹大人?」

「这个嘛。」吉克尼夫无视于亚乌菈显而易见的挑衅:「考虑到各种准备,我就在五天后登门叨扰吧。」

「知道了,那我就这样转告安兹大人。啊,对了,要不要我帮你们把活埋的人挖出来?不过嘛──」

亚乌菈双手一拍,露出不像小孩子的邪恶嘲笑。

「──我看他们都变成煎饼……不对,是绞肉了,恐怕很难捡喔。」

吉克尼夫面露微笑,因为从刚才到现在,对方的目的实在太明显了。

人类在激动时会暴露出本性,所以她一定是想激怒自己,看看有什么反应,这种谈判手段吉克尼夫有时候也会用。遇到这种情况,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称了对方的意。

「那真是太感谢了,可以拜托你吗?」

看到亚乌菈失望的表情,吉克尼夫第一次露出由衷的笑容。-->"> 本章已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